ZA1302不會死的人一直在逃亡的億萬富翁

   

 

「長生不老被追殺、跑路的都是你,但為何要把我拖下水?!」

推理小說界的韋小寶,最倒楣的偵探不甘不願重出江湖!

 奇怪,怎麼從報社離職後,我反而愈來愈忙?

會讀心術的小女孩、成天混咖啡廳的警官、在龍山寺附近站壁的老女人,

以及一群每滿六十歲就又回到四十歲的不死人,

統統冒出來?!

 

這次的客戶是家財萬貫的神祕老翁,以及陸續離奇身亡他自稱為同類的犧牲者!

 

失格記者、破格偵探馬可:老兄!你行李箱裡再多現金又怎樣?各方人馬都拿著槍在找我們呀!

 

第二案關鍵人物:

 

◎貧窮痞子男:馬可一時衝動就遞出辭呈,廚藝絕佳但經常沒錢買菜的無業前記者,為了糊口飯吃不得不接下莫名其妙的玄案,意外當起偵探。時間多到令所有人抓狂,最強的絕招叫死纏爛打

 

散財委託人:李易—出手大方,可惜貪生怕死又愛吃,住所比總有三窟的狡兔還多,但全都不敢住,說是有一批人千方百計要找出他,研究出長生不老的祕密!

 

冷血追殺者:西王母集團——用刀殺了人就在屍體傷口上蓋樹葉幫警方計算傷口數,且留張印著瑤池金母像附上署名的A4紙。咦?可是這些靈壽光、董仲君、姜氏……等名字,怎麼全是些從古書《神仙傳》裡出來,一群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。

 

警察界代表:老宇——因為懶得拍馬屁,所以官運很差的老員警。據說後台很硬,有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言說他表哥正在當總統。履試不爽的辦案絕招是「讓他心生恐懼,就什麼都招了。」口頭禪的開頭是:「馬可,你他媽的○○○!」

 

關鍵目擊者:HANA——在龍山寺一帶站壁拉客的熟女美人,但號稱服務一次兩千元的流鶯,怎麼能隨手名牌包,還住千萬豪宅?!這其中必定有詐,況且被指證曾與在死者身亡現場附近徘徊的兩名怪客互動過的她,還跟警察說謊——

 

那.兩.個.人.只.是.來.問.路.的.啦!

 

不知道還能活多久的菜鳥偵探馬可:「要是能找到他,人類會發生革命性的改變。」

 

作者簡介

∣作者∣張國立

 輔大日語系畢業,曾任《時報周刊》總編輯。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,文筆既可詼諧亦可正經,文學、軍事、歷史、劇本、遊記……等各類題材無一不寫,也無一不精。極可能是本書主角馬可的原型,但不會承認。腦子像一台故事產生器,善於以文字蠱惑人心。學習過的本事很多,最喜歡寫字。擁有過的頭銜很多,最喜歡作者。行走過的階段很多,最喜歡現在——專職寫作,興趣浪遊。

 

 

推薦序

我與K的一晚對話

文/冬陽

 

晚間八點,我與作家好友K約在忠孝西路上的康納喫茶店(CONNOR KISSATEN)吃晚飯。

店內約莫坐了八成滿,屋內一角的包廂席很是熱鬧,遠遠望見好些個熟悉的身影,剛從大陸回台的版權經紀人G和十來位朋友不知聊到什麼正在大笑。等等過去打個招呼好了。

相對著包廂另一端的吧檯前,有隻手正朝我快速揮動著。是我的好友K。

「今晚想吃啥?」我屁股還沒坐上椅凳,光頭老闆就先說話了。

「來盤炸魚梅粉薯條,加蔥加蒜不加辣。」K搶在我前頭說。

「還要一杯烏龍綠,加厚去冰微糖謝謝。」我緊跟著補充。

光頭老闆面無表情地轉身回廚房。此時,吧檯上的一本書攫取了我的目光。

「你推薦的這本《棄業偵探01:沒有嘴巴的貓,拒絕脫罪的嫌疑犯》,俺看完啦。」K手指著書,語氣有些興奮。

你覺得好看嗎?

「好看啊!過癮極了!『寫給天龍國的犯罪詩篇』,哇哈哈,這文案下得妙啊!而且,俺透過某管道A來還沒出版的第二集,也已經嗑完囉。」K的手中無端冒出一本《棄業偵探02:不會死的人,一直在逃亡的億萬富翁》試讀本。

你應該改行去當魔術師,別再當苦哈哈的一刷作家了。

「副書名『拒絕脫罪的嫌疑犯』、『一直在逃亡的億萬富翁』,乍看之下是犯罪推理小說常見的主題,」K不接我的話,捏起一根光頭老闆剛端上桌的酥燙薯條,一面說,「BUT,真正的主題應該是探尋台北這個都會的陰暗面。」

老闆我的烏龍綠咧?

「你先喝俺的海尼根烏龍綠吧,多一味而已。」K將他的飲料推過來給我,「這種『都會犯罪』是美國冷硬派(hard-boiled)小說常見的題材,主角多是私家偵探,BUT,台灣並不實際存在,或說認同「私家偵探」這個行業,充其量是徵信社調查員。這使得《棄業偵探》中的主角馬可比較像是勞倫斯.卜洛克筆下的馬修.史卡德,放棄原有的工作但延續既成的職業習慣——史卡德是警察,馬可是記者——幫幫朋友的忙,喬人喬事情,打發時間並賺點銀兩。」

所以,《棄業偵探》是部苦悶的冷硬派小說?

「你有沒有把小說看完啊?不是還掛名推薦嗎?剛好相反,歡樂得很!」K猛拍桌子一下,沒發出多大聲響,他的臉孔倒是微微扭曲起來。「菲利普.馬羅與山姆.史貝德的犬儒利嘴算什麼?馬可的嘴砲才犀利!他的心絲毫不冷硬,還古道熱腸得很。出版社總編描述作者的話同樣可以套用在馬可身上:『是漢子,也是痞子!』」

所以馬可是真的漢子,也是痞子英雄?

「別以為俺聽不懂你的置入性行銷。」

失敬失敬。

「因此,整個故事以馬可為中心,」K拿起炸魚塊,擺在面前的桌上,再捏幾根薯條排在四周,「刑警老宇、前記者阿仙與棟哥、黑道柳哥與小陳松勇、捷運站前開店擺攤的珠珠、有特異功能的十二歲小女孩嚕嚕等人,就成了馬可的最佳應援團,既能協助他獲得辦案上的線索與靈感,同時擴充了支線故事的發展,讓整部作品更為豐富有層次。」

薯條上的梅粉有意義嗎?

「想被俺灑上滿臉有意義的梅粉嗎?」

我閉嘴。連忙接過光頭老闆端來加厚去冰微糖的梅子綠,噢不,是烏龍綠,先喝兩大口再說。

「談到辦案,俺喜歡馬可的態度。」K的眼神突然變得溫柔起來,「雖然他偶爾會使些小手段、耍點小心機,BUT,你能感覺他真的想幫你解決問題,跟老練的金光黨一樣誠懇可信。

別再BUT了,九條K,而且你這樣是出老千喔。

「所謂的價值觀、正義感,虛構的小說中作者想為筆下的英雄好漢怎麼掰就可以怎麼寫,只要與讀者達成默契,天曉得變身穿紅內褲在天上飛的眼鏡男克拉克.肯特有沒有做出在《星球日報》寫業配稿這種有辱記者魂之事?好樣的馬可,他就是為這檔事而辭職棄業,俺就欣賞他這一點!這種源自於台灣社會、發生在彼此周遭的真實事件,反映在故事人物的作為與情感上時,讓《棄業偵探》這個系列故事具備更高的可讀性、更強烈的共鳴感。例如,當馬可、阿仙、棟哥這票出身某大報社的前記者,得知過去的老東家因無法繼續經營下去而轉手出售時,」K邊說邊張開雙手雙腳,眼睛還往上吊,「相關人等的反應讓俺願意相信馬可這個人是真的,阿仙、老宇、嚕嚕都是真的,棟哥想開『社會真相』大旅社的夢是真的——開不開得成倒是其次啦——賀蘭、陳一平、李易、HANA等等這些故事裡出現的人與事都是真的,有血有肉有眼淚的,只是咱們從沒去好好感受罷了。」

K沉默下來,靜靜接下不知光頭老闆何時斟好的一小杯黑金龍,一飲而盡。

「這,才夠勁啊。」K的臉上浮現一抹笑。

你講得頭頭是道,該轉行當評論家。

「你不就自稱推理評論家嗎?這能當飯吃嗎?」

我剛剛好像耳鳴了一會兒。請繼續。

「雖然不能當飯吃,只做這件事會餓死,不過好歹也發揮一下你的功用。」

啥?

「聽說出版社編輯找你寫《棄業偵探02》的推薦序,是嗎?你可得給俺好好地寫,讓這本書大大地賣,作者大大地賺……不,讓讀者看看什麼叫好看的小說……」K的頭緩緩下垂,逐漸往吧檯桌前靠去。

我伸手搖了搖K,他毫無反應。

光頭老闆從另一頭,將壓在K手臂下的《棄業偵探02》抽出來遞給我。

「Play 1,看完換我,我先看第一集。這頓我請。」

光頭老闆與我的臉上,同時露出「識貨」的微笑。

我啜了口烏龍綠,邊翻開第一頁:「他躺在電毯上三天,帶點焦味……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推守文化 的頭像
推守文化

推守文化

推守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