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‧里昂──囂張/夜景

我住過風景和夜景最美麗的,是法國里昂舊城區位於山丘上的青年旅館,能夠俯瞰整個里昂城。

在八月造訪美食之都里昂有些不是時候,所有的餐廳都關門,店主人渡假去享受陽光了,旅館、友人和路人推薦的好餐廳全部休業,不過此時的美食之都樣貌和平時也可能不同,多了幾分安靜,多了幾分秀氣。

到里昂青年旅館的路線有點複雜,我離開火車站後迷路了好一陣子走出前站,才在路人指引下拖著沉重的行李箱走回車站,跟著指標一路前行終於找到巴士站。有個法國先生看我在空無一人的車前徘徊看著路線圖,問我要去哪裡後便幫我把行李箱搬上公車,他也上了車,坐上駕駛座的位置,原來法國先生就是司機先生。

我在地鐵站附近的河邊被放了下來,幾經問路終於找到藏得很好的地鐵站,被複雜的地鐵線路弄得暈頭亂向,最後轉乘纜車上山,拉著行李箱走上樓梯離開纜車站,一路拉著走了十幾分鐘的下坡,經過樹叢裡的小貓,轉彎靠右直走才終於找到青年旅館。

傍晚是櫃臺的晚餐休息時間,溫和但堅定地告訴風塵僕僕來到的人: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,你們可以使用青年旅館的各樣設施,但是一小時後才能check in

我把行李放在交誼廳的桌子上,走到房子外的小花園,花園裡有來自各國的旅行者,把著啤酒言歡,什麼顏色的人都有,坐在同一桌、大聲用電腦放著音樂,享受法國夏季帶有涼意的晚風。

花園裡有一株樹幹長滿荊棘的薔薇,有著鮮艷欲滴的桃紅色,攀在圓拱形的花架上,綠色葉子繞成花環一樣的綠蔭,隨著風微微的晃。

A.里昂5:從青年旅館露天庭院望出去的夜景  

帥氣的美國黑人男生安德魯幫我把行李提上三樓,握個手笑說等一下一樓交誼廳見。戴細框眼鏡的加拿大白人男生想拍進整個里昂城,找不到沒被樹枝遮到的屋頂,他拉著我跑到最高的那層樓,一間間的敲不認識人的房門。

「這樣會不會太誇張?」我站在他的身邊,「會不會房裡的人在睡覺被我們吵醒?」

「不,這一點都不誇張。」他泰然自若的回答我,「出來旅行就是為了做些瘋狂的事。」

這裡最囂張的就是吃早餐時的鴿子,總是趁著我們去拿果醬離開座位時跳上我們的桌子,把腳踩在剛切好的法國麵包上,把頭伸進我的拿鐵碗裡大快朵頤,等我回來時裝沒事,趁沒人注意時再偷啄幾口。

若說這裡是我遇見法國鴿子的囂張之最,一點都不為過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推守文化 的頭像
推守文化

推守文化

推守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